Post Jobs

日本文字中夹杂的汉字的意义与在中国语境中的意义相关吗,日本人在假名与汉字的问题上

图片 3

原标题:日本人喜欢汉字吗?

日本文字中夹杂的汉字的意义与在中国语境中的意义相关吗?我们来看下面这组词:非常口、激安、老婆、放题、人参、注文。而在日文中,这些词的含义则如下:

图片 1

“非常口”是紧急出口的意思;

不管有没有学习过日语,大家都知道日本人是使用汉字的,但是日本人也自己创造了一些中国人看不懂的假名(虽然是从汉字的边旁部首演化出出来的),有网友说,日本人应该更加喜欢假名吧,毕竟汉字是从外国进来的,属于“养子”,而假名是自己创造的,假名才是“亲儿子”。真的是这样吗?其实不是的。

“激安”是非常便宜的意思;

在日本人的观念里,一个事物,用汉字来描述往往就是比较正规、严肃的,相反,用假名来描述的话就是比较随意、不正规的。比如在一个公司里,董事一般写成“取締役”,其实严格说来,这样的拼写是不对的,正确的写法是“取り締り役”,包括了两个假名,但是日本人觉得,这个名称里面夹杂两个假名给人的感觉就不正规,不能给董事这个职务增加一点权威感或者说责任感,因此便拿掉了这两个假名,看起来就严肃多了。

“老婆”是老年女性的意思;

图片 2

“放题”是自由不受限制的意思;

这是一个小例子,再举一个大一点的例子。笔者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战前日本人写的假条。那张假条的大意是:我今天(某月某日)由于感冒不能上班,特此请假一天,请予核准。写好后,让他的孩子把假条带到公司,交给经理。我们看其中一句话的现代日语表达:“風邪のため欠席(由于感冒不能上班)。”本来这样写就可以了,但他觉得这句话中有假名,不正规、不严肃,于是把“ため”改写成“為”(理论是可以的,但实际上很别扭),但那个格助词“の”却无论如何没有对应的汉字,于是他就用与“の”意思相同的“之”代替,所以这句写成了“風邪之為欠席”。

“人参”是胡萝卜的意思;

这个现象,从表面上看好像有点奇怪,但仔细分析一下,您就可以找出其中的原因:假名虽然是“儿子”,但它毕竟只是发音符号,不能描述复杂的事物。相反,汉字虽然是“养子”,但它既是发音符号,又是表意符号,因此能够承载更多的信息,比较适合描述复杂的事物。所以说,日本人在假名与汉字的问题上,有时对待“养子”比“儿子”更亲。

“注文”是预定、点菜的意思。

笔者在这里也想提醒那些在日本公司工作的中国朋友,在给公司写报告时,千万不要耍小聪明,卖弄自己的日语知识,故意将“取缔役”写成“取り締り役”(以及其他类似情况),以免弄巧成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推古朝(公元6世纪到7世纪)开始,日本正式从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接受儒释道等思想,汉字正是其媒介。中国文字传入日本之前的许多年,当地人已经生活了很久并有自己的语言,只是没有文字。中文传去以后,他们用汉字的发音来标他们说的话,他们对于汉字的理解也是按照他们自己的习惯来的。

责任编辑:

明治时期,日本学者用汉籍翻译西欧语言,创造出“经济”“劳动”“取缔”“场合”这些词语,如今在汉语中广泛使用。汉字被用于记录日语,在日本人的手中,逐渐发展出不同于中文汉字的特点。有些汉字按照古汉语发音,有些按照日语发音;有些字写法与汉语相同,意义却不同;日本人为了方便书写、表义,甚至创造出新的汉字,称为“国字”。

日本汉字的源头虽然在中国,但汉字漂洋过海千年后,从模仿到取舍再到创造,本土与舶来之间互相碰撞,不断拓展着文字的体系。

最近,日本学者笹原宏之的作品《日本的汉字》出中文版,作者谈道,在日本,汉字的形态丰富多样,有广为流传的错字,有无人看懂的“幽灵文字”,有特定阶层使用的语相文字,也有文学作品中出现的个人造字,还有广告招牌上的艺术字……日本汉字学家通过大量的数据统计、资料搜集和田野调查,以具体而微的案例进入,探讨日本文字中的“汉字问题”。

5月19日下午,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刘晓峰、北京大学日语系副教授孙建军在京举办讲座,讲解汉字在日本的发展历程,探寻中日文化的异同。

图片 3

活动现场

从汉字看日本

文字是窥探不同文化体系的线索。基督教文化圈用罗马字、希腊正教用希腊文字、俄罗斯正教地区用西里尔文字、犹太教文化圈用希伯来文字、伊斯兰教文化圈用阿拉伯文字、儒家文化圈用汉字,可见世俗世界多有套用“圣典”文字的意识。

自战国时代起,汉字逐渐传播到境外。有调查显示直到今天,越南语约90%的词汇、韩语约70%的词汇来自汉语。在越南和朝鲜半岛,汉字均已经先后被取代,甚至汉字20世纪在中国的遭遇也是一波三折。而日本仍在本民族文字体系中保留着汉字。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东亚汉字圈的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等共享着汉字书写系统。而现在仍在国家层面上使用汉字的,只剩下中国和日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