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生下我的两个舅舅之后也开始和外公一起忙农活照顾家,跟我说对不起

我的外婆生于民国元年,拥有那个旧年代根深蒂固的传统和习俗。比如总也改不了抽她从不离手的烟袋锅子,还有每逢初一十五拜祭灶王爷啊财神爷什么的。

总是不能明白你,你看着我时究竟在想什么,你的眼神,你的心思我都不懂,所以你骗了我多少我也不能明白。借我你的眼,你的心,我只想看看……

用外婆自己的话说就是很多亲眼见过甚至亲身经历过的邪乎事,所以才会深信不疑。当然我不是个唯物主义者,只是很喜欢听外婆给我讲这些,我也会去深刻体会其中的含义和值得深层面思考的地方。

前面发生交通事故堵塞车道了,人群议论着。交警在忙,警车在忙,救护车的汽笛声在忙,人群也在忙,只有我,现在只有我是歇着的,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安静,好安静。整个世界变得模糊,然后慢慢变成淡粉色,好美!可是,你在哪?为什么我总不能明白你,为什么你离我越来越远,把你的眼睛借我看,把你的心借我看,我要知道,我一定要知道,你到底骗了我多少又爱了我多少……

在经过外婆同意并耐心给我讲完之后,我后来才决定用文字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慢慢挣开眼,窗帘没有拉,阳光刺的眼睛好难受,下意识的想要拉起来,当我想要做起来走向窗帘时却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为什么……怎么回事,我不能控制,似乎有另一个人在操纵自己一样!突然恐惧起来,任由自己走到了……洗手间!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除了身体不能控制,这间屋子也不是我的!路过镜子,身体停下来了,他抬头看,一脸的憔悴!镜子里不是别人,是他,是我爱的人,是那个用满嘴谎言伤透了我的人!我怎么会……!借我你的眼,你的心!我突然听到这个声音在回荡!你答应了?答应要让我看!要让我知道这个人到底爱过没有?老天爷?是这样吗?

故事发生的时候外婆才刚嫁进外公家没几年,生下我的两个舅舅之后也开始和外公一起忙农活照顾家。

之后好久,他就那么坐着,一根烟接一根的抽着,眼睛好像看着地面又好像看着遥远的地心,突然我听到很熟悉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个声音一直从他的心里往外倒,他是跟谁说?跟我说对不起?我不接受!突然手机嘟一声,接着又是一声,像疯了一样响了起来!我知道是他的微信,他心里突然一惊,发出很大一声:“是她”!点开一看,又传来一股凉!是他的微信群,在讨论着什么,他用手一条一条缓慢的滑动着!借着他的眼我竟得知了自己的消息,群里竟然在给我募捐,说是一星期前出了车祸,昏迷不醒!我仔细的听着他的声音,想要找到他在乎我的讯息,半天才听到一句:“对不起!”为什么总说这一句,我在时就说,听了那么多,仍然在说,可是除了对不起从来不肯做别的,我多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为什么要娶了别人之后还要跟我说爱我!为什么既不能给我希望又总不放过我!你告诉我!突然他的心里传来一阵笑声,是我自己的声音,原来……她那么久都没有笑过了!他的眼睛开始模糊,他站起来找他的存折,走了出去

外婆说她那个时候很老实,每天只除了干活还要照顾孩子,几乎这些就占满了她生活的全部,对于比人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也从不去打听直到不久后外婆的表妹找到她。

他要去把钱转给群里发起募捐的人,走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我听到他的心里在说:“不行,这样就会知道我跟她的关系,那我就完了!”他又快步走回了住处!好讽刺的一个人,一面说着对不起,一面又无视着我的生死,你应该是不爱我的吧!我开始生出一股恨,一股连自己都没办法控制的恨意……

外婆说那天她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心里慌慌的,正烧柴准备做饭的时候大门就被砸的咚咚响,同时还传来凄厉的哭喊声。

他回来一直在床上抽烟,烟灰缸已经溢出来了还在抽,他的心满满的焦虑,扰的我也好难受!在整整一天过后他还是决定要把钱转给我!但是要从别人的账号转,他那么想着就爬起来开始做了!他出门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当天操作时才发现存折里面没有钱了,他的心里似乎都没有想什么就明白钱在哪里了,他拨通电话问他的老婆为什么转了存折的钱不告诉他!她的老婆在电话另一头发着火,怎么了?不可以嘛!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我是家里的一份子,我有我的权利!然后就挂掉了!我关了自己的耳朵,我不想听他心里不断的咒骂声,在我看来,这只是他们打情骂俏的一种方式而已……

姐啊…快开门啊,是我啊姐…

好久之后,募捐结束了他也没有找到一分钱,除了一包接一包的抽烟!

外婆闻声不妙,扔下手中的东西奔到门口,竟是已经哭成了泪人的表妹许珍。

他总这样,一个人坐着,有时候也跟我聊天,拿着我给他绣的手帕,一边看着一边说着:“傻妞,你总问我爱你不爱,答了你又不信,你要我怎么办,你现在躺在那里也不知道想我了没,你以前一天不见我就嚷嚷着想我,去了趟南京回来你就歇斯底里,你说,我现在这么久不在你身边你要怎么活”说完抱着手帕又大口抽着烟!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他说一句我答一句,可不是嘛,以前总离不开他,总要他陪着,他去南京出差也要跟着去,人家根本不让,半天不见他就难受了,他回来就满心欢喜,我那么爱!爱到骨头里才让你骗吧!

珍啊,你这是咋地啦?快进来…

就这样在他身边待着,终于,他再也不能骗我了,终于,他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外婆搀着全身发软的表妹进了堂屋,又给她端来一盆热水洗了把脸,待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才又说:

日历一下子到了中秋节,他起的很早,开始收拾东西回家!而他的心里想的却是他刚出生的宝宝,我努力想要在他心里找寻自己的影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姐…我…我不想和大宇过日子了…

四个小时的车使他疲惫不堪,一下车就眩晕了起来,他趴在楼梯把手上好久都缓不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在变差,记得以前他自己老是说自己是牛呢!

为啥啊你这是?

回家那几天他很轻松,似乎已经不再为了我的事情犯愁!他就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的!现在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我该怨他嘛?等我心里的那股怨念解开我就该走了,干嘛要让自己受折磨呢!

外婆接过表妹手中的毛巾,坐到她旁边问。见她一脸迟疑还在低声的抽泣,外婆知道这事一定有蹊跷。

他的父亲还是很喜欢操纵他的生活,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他结婚时就是,他喜欢的人就要让他娶,不娶就逼他娶,喝农药,进医院!我总不信他说的,我总觉得他骗我。直到有天他的心里对父亲的埋怨声让我听到:“为什么?总要摆布着,结婚要摆布着,生孩子要摆布着,工作要摆布着,有时候真希望被车撞的是我,如果是我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傻妞,你该多幸福啊,不知道等你醒来还能不能爱我了!”

我就是不想跟他过了,反正刚嫁进他常家门没多少日子,也没生娃怕啥。姐,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把他提亲来给的彩礼还去啊?

一天,他的手机接了个电话,我认识,他以前一个同事的,跟他很要好,接通就用一种很激动的语气跟他说:“告诉你一个很难以置信的消息,之前那个小文员记得吧,跟你很好的,听说公安局把路口的拍摄记录调出来了,结果不太好,估计要不到多少赔偿金了,说是拍到是她自己往车上撞的,是自杀的!不知道真的假的……”他的心一震,突然晕在了池塘边……

那咋着你也得先让我知道到底为啥说不过就不过了吧,要不我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解了这门亲。

终于,在他的梦境里我们见到了,他冲过来抱着我,痴丫头,傻丫头,我以为你出事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做傻事的!我推开他告诉他:“没错!是我自己往车上撞,是我不想活,我走不出又太痛苦,你说你为什么那么狠对我你说”他蜷缩起来,周围变得压抑,他又开始念经一般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拉起他问:“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从你结婚时就骗,你告诉我你不会要孩子,等你父亲清醒你离婚的,为什么,为什么孩子出生了还在骗我说你爱我,你害我这么惨”我拼命摇着,一股恨意直逼而来,我伸出手死死的掐着他。他从喉咙里渗出来:“因为爱你”我一下子瘫倒了,眼泪也不停的落下来。

外婆态度十分坚定,她知道表妹的性子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绝不会做这种决定,毕竟当时那个年代男尊女卑哪有女人家先退婚的道理。不仅这样,当时的外婆已经充当了她表妹许珍的家长,她和这个叫常大宇的亲事,也是自己张罗成的怎可不明不白的就散啊。

好久,他被人救起,他的父亲母亲很急的看着,问他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总感觉不对劲,说明天要找个法师来看看!我心里想着真的是迷信,你这父母也是奇葩!我在心里对他说!而他却异常的安静起来,依然大口抽着烟,看着一个地方就开始发呆!

外婆叹了口气,拍着表妹的肩膀,声音放柔了补充说:

第二天,果然,他父母带来一个神秘兮兮的人,从头到脚的不黑不灰的打扮,穿着一件像睡衣又带点道服意味的长袍,一双黑色的老北京布鞋,看着别人都好像是看鬼!他也觉得这个法师是骗子,心里还骂着神棍呢!可他父母说什么他都不敢违抗,那个法师突然走向他,不,他好像是看着我,一股寒意直逼过来,我突然有些不安。他也觉得怪,心里说着这个人神经病吧,干嘛这么看!法师叫他的父母找来一碗水,又拿出一个像柳条一样的东西,嘴巴里面念念有词,他的心里一直在说念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却很奇怪,他明明是在说话,而且是很慢很轻声的!我似乎听到念我的名字报我的八字……,慢慢的我开始晕眩,好久没有痛楚感了,却突然一阵酸痛,我模糊间看到这个法师举着柳冲我打来,我认为不会痛的,可那一下彻底让我痛到了骨头!我无法听到他的声音,整个人开始变轻,往上飘,这时候我才明白,我是附身于他身才听到看到的吧,我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拉住他,就是不想要离开……

傻妹子,这么大的事咋可能说退回去人家点钱就能了的,还不是最后吃亏的是你。咱们女人就这个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要嫁进门就得恪守妇道,如果不是啥太过分的事姐都替你做主行不?

“嘟~喂,你知道了吧,人之前都平稳了,突然就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抢救过来,说是同事一场大家决定去看她最后一眼,你到时候去不去?”

可是姐啊,他…他常大宇就要娶个鬼做媳妇儿啦!

威廉希尔官网网站 ,“啪~”手机摔到了地上~

许珍准悲为怨,似乎这事已经难以启齿到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解决,说完便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

你说啥?他常大宇要娶个鬼?哎呀,你这疯话咋说来就来呢,呸呸呸!

显然外婆很是大吃一惊,不过她更觉得这是表妹一时气糊涂才说出来的胡话,赶紧做了个不知者不怪的求神动作。

是真的,我亲耳听见他爹娘这么说的,还说什么只要答应死鬼的要求啥都好办。我当时就蒙了听那意思是要让大宇和死人拜堂啊,真这样还得了?后来趁大宇睡着我见公婆的屋里有亮,就趴在窗户跟底下听他们在说啥。我就…我就听见他们商量让那死人借我的身体…

美高梅官方网站 ,借你的身体要做啥?

外婆见她表妹突然不说话却又开始抽泣起来,便着急的追问,但脑子里已经蹦出了个在那个年代比比皆是的一个恶俗——阴亲!

阴亲是一种为死人做媒成亲的一种冥婚礼,找的媒人也不同于活人,而是一些懂得冥婚规矩和如何让人鬼合作,相安无事的神婆或道士,方能平平安安,否则必会招来很多麻烦和祸端。

解放前一些落后偏远的农村,这样的冥婚礼市场都会出现。一般多为冲喜消灾才会替死去的亲人挑好良辰吉日,再找师傅扎好所谓的彩礼嫁妆,为的就是他们能在下面好好生活不会受苦。

如若是男方办冥婚就要在家办席迎接女方,再由双方长辈代替新人完成拜堂行礼的过程,唯一和活人不同的是要将纸人扎成他们死去亲人的样子,分别摆放到两口棺材中,时辰一到便要开始焚烧冥纸元宝香烛和一切属于新人之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