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铁棒喇嘛听了阿古顿巴的话,阿古顿巴见了宗本老爷

花烛之夜所发生的事情,被当做奇闻笑料在流传,有人甚至把它编成了歌谣:阿古顿巴神通广大,指东挥西充当“管家”。隆重的婚礼演成一出丑戏,男宾女客自相殴打。堂堂的宗本更是丑态百出,手挨针扎,还口吃粪便;以棍当枪,误牛为马,为了“追捕”竟连裤子都没穿……当这首歌谣传到宗本的耳朵里以后,他简直是羞怒交加,无地自容!心想:如不及早干掉阿古顿巴,甭说丑已丢尽,无脸见人,更可怕的后果会不堪设想。于是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追捕阿古顿巴。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明侦暗察,阿古顿巴终于被他们逮捕了。阿古顿巴见了宗本老爷,饶有风趣地说道:“您干吗还要费这么大的神呢!其实只要通知一声,我不就来了么!”接着,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您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宗本冷冷一笑,说:“嗯,不‘要颈’,而是要头!”阿古顿巴自知事情不妙,心想:这下非遭他的毒手不可了!于是,就索性开玩笑似地说:“啊呀!要头哇!我可忘了带啦!那得回去拿!”说着说着,他真的转过身去,装作要走的样子。“站住!”宗本一声令下,当即唤来数名卫士把阿古顿巴捆起来,连推带拖地给绑架走了。卫士们在宗本老爷授意下,把阿古顿巴带到河边,两脚悬空吊在桥下,等夜深人静的时候,那杀人不眨眼的宗本要来亲自“执刑”。太阳下山的时候,有个看来颇为英武的骑士,打桥头经过。阿古顿巴认识这位祸害乡里、草菅人命的骑士,心想:何不使个脱身之计把这个坏蛋给处置掉!阿古顿巴为了惹他注意,口里不断哼着“嘿――哟,嘿――哟!”一边哼着,一边使劲将身子在空中悠荡起来。果然,这位骑士一见便好奇地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呀?”阿古顿巴装作没听见,照旧在那儿边哼边荡,显出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那位骑士紧跟着又问:“喂!你怎么不理人?我说,你究竟在干什么呀?”“喔,您是问我呀?我这是在练功呐。”阿古顿巴回答道。“练什么功?”“练腰功。”骑士一听说是练腰功,连忙跳下马来,对阿古顿巴说:“让我练一会儿好吗?我正缺乏腰功呢!”阿古顿巴装出不愿意的样子说:“练这种功,可真是费劲儿啊!我看您恐怕吃不消吧?”接着他又说道,“不过,若能咬紧牙关,把它练到手,对于一个弄武行术的人,好处确实太大啦!”一听他这么一说,这位英武的骑士显得越发“英武”起来。瞧他一边扭扭腰杆,一边抖抖胳膊,神气十足地说道:“你下来,我非得练练不可!”阿古顿巴见他练功心切,故意拒绝着:“不行。我怎能随便让给你呢?”“老兄,讲点情面,让给我练练吧,我用我的金嘎乌,作为交换的礼物,好吗?”只见他真的把系在腰带上的光赤赤的金嘎乌取了下来。阿古顿巴这才答应下来:“那么,你帮我解下来吧。”骑士在解下阿古顿巴之后,接着就请求阿古顿巴帮助把他吊上去。阿古顿巴一边忙着吊他,一边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练这种功啊,得猛中有巧才成。”骑士问道:“如何巧法?”“其实,也无所谓巧。”阿古顿巴说,“只要你把眼睛闭起来,别东张西望;还有――这是最重要的一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张嘴说话,你就能收到预期的效果。”当这位骑士闭上两眼开始“练功”的时候,阿古顿巴骑着骑士的马走了。夜,黑漆漆的,四周的山峦、旷野一片沉寂,只有奔腾的河水在喧闹、咆哮着。宗本老爷在几个粗壮随从的拥陪下,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钢刀,到桥下吊着阿古顿巴的地方执刑来了。宗本老爷举起钢刀,往吊索上一砍,只听“喀哧”一声,绳索断了,“练功”的骑士被咆哮的河水吞没了!这时,宗本瞅着河里溅起的浪花,得意洋洋地说道:“这辈子,你阿古顿巴甭想再来捉弄我了!让你捉弄龙王去吧!”第三天,阿古顿巴骑着大马,带着金嘎乌去见宗本。当阿古顿巴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十分惊异地问道:“你怎么还活着呢?”阿古顿巴挺自豪地回答:“我不仅活着,而且活得异常愉快和幸福。您瞧这个!”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金嘎乌来,故意在宗本老爷面前显示着。“啊?金嘎乌!阿古顿巴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阿古顿巴看他像馋猫儿见到鱼肉似的,就故意编出这样一段颇为迷人的“故事”来:说他一掉进河里,马上就被龙王派出的虾兵蟹将带进龙宫里去了。龙王听说他来自人间,殷勤地接待了他,还大摆筵席,简直像款待贵宾似的。还说什么,龙王一定要他留下,多住些时候,但他想家心切,只得婉言谢绝。最后,龙王见挽留不住,就拿出许多珍珠宝玉相赠于他……说到这里,阿古顿巴露出后悔的神情叹道:“唉!真傻!我一时糊涂,只顺手拿回这只金嘎乌。”接着又以一种极其诚恳的态度向宗本恳求道:“请您今晚再让我去一趟吧!”贪心的宗本思忖了片刻,说道:“不成。你已经去过一次,又得了金嘎乌,应当知足了!今天晚上该我去了!”宗本老爷随即吩咐左右,为他奔赴龙宫做好准备。黄昏时分,日下西山,夕阳的余辉映在奔腾的河面,像是涂上了一片血色。宗本老爷重复着阿古顿巴昨天的遭遇,悬吊在桥下。不知是因为忍受不了,还是因为急于奔赴龙宫,他竟一声接一声地催促他的手下,快点砍断绳索。“喀嚓”一声,贪财的宗本老爷应声坠入河中……河水奔腾着、咆哮着,它既是在纵情地歌唱,也是在嘲笑这个贪婪而凶狠的宗本的可耻下场。(注释:嘎乌:宝盒。用黄金、珠宝嵌成匣状的装饰品。)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哲蚌寺里有个铁棒喇嘛,一贯自命不凡,狂妄自大。有一天,他从一个大庄园回来,骑着一匹大黄马,脚穿一双高统皮靴,身上还背了一杆洋枪。那气派,简直威风极了,人们见了不禁发出喷喷的惊叹声……走着走着,他忽然碰上了阿古顿巴。
“喂,阿古顿巴,你上哪里去啊?” “我到孩子舅舅家去。” “干什么?”
“他们要我去给他们讲故事。”
“哦,对了,听说你会说笑话,也挺能骗人,是吗?” “哪里,哪里!”
“甭客气啦!咱们今天既然在这里相遇,也算是个难得的机会,你来骗骗我吧!”
“岂敢,岂敢!”
“别装蒜啦!我要你骗,你就得骗,不骗不行!我今天一定要领教一下你的骗术,究竟如何高明!”
阿古顿巴瞧他那副蛮横的神态,索性装作胆怯的样子,连忙向他拱手吐舌:“尊敬的佛爷,饶了我吧!从古以来,猫头鹰只敢在黑夜里嚎叫,小鬼怎能在大神面前显灵……”
“甭废话啦!想活想死,就看你骗与不骗。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敢违命了。不过今天确实不行,因为我的那套骗术用具没有带在身边,请您开恩,准予改个日期吧!”
“你的骗术用具丢在哪儿了?” “家里。” “我在这儿等你,赶紧回去拿来吧!”
“这儿离我家还有好远一段路,劳你久等是不好的。”
“这样吧,你骑上我这匹大黄马,立刻回去!”
阿古顿巴无可奈何地骑上马,走了几步,他故意勒住级绳,让大黄马停了下来。阿古顿巴下马跑了回来对铁棒喇嘛说:“您的这匹马是富贵马,它见我这般寒酸相,硬是不愿驮着我走!”铁棒喇嘛听了阿古顿巴的话,异常爽快地脱下自己身上华丽的袈裟和脚上铮亮的皮靴,递给阿古顿巴:“拿去穿上,这下可以叫你浑身上下光彩夺目了吧!”
阿古顿巴换上华丽的衣服,骑上“富贵马”,走了一段,他又勒住了缓绳,跳下马来,跑回铁棒喇嘛跟前说道:“啊呀!它又不走啦!您的这匹马,不仅是匹‘富贵马’,而且还是一匹‘将军马’,准是它见我身上没有背洋枪……佛爷,您索性把枪也借给我背上吧!”
铁棒喇嘛心想:阿古顿巴准是不敢对我行骗,而想方设法地借故托辞。我不妨把枪给了他,堵住他的嘴,叫他无故可借,无辞可托了!看他还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就毅然决然地把枪也交给了他。
这时,阿古顿巴已经是全副武装了。只见他扬鞭纵马,神态悠悠地疾驰着。当他骑马越过宽阔的年楚河之后,回转身来,把手卷在嘴上搭起话筒,朝着铁棒喇嘛,大声喊道:“喂!再见啦!再——见——”
事到如今,愚蠢的铁棒喇嘛才明白自己已经被骗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去徒步追赶,那只会显得更加狼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